音度小说 > 一炉冬火 > 第 34 章

第 34 章

  34

  我是个喜欢热闹的人,当初上大学的时候宿舍有四人寝也有六人寝,那会儿报到早的学生可以自由选择,我毫不犹豫地选了六人寝。

  人多,有人气儿,暖和。

  我喜欢呼朋唤友,喜欢闲着没事儿的时候跟朋友们聚一聚。

  而周含章看起来跟我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人。

  他独居,看起来似乎还挺享受这种生活的。

  看着周含章时,我会觉得时间好像静止了,不仅仅是他望向我的时候。

  他读书时、抽烟时,甚至在厨房抱怨我什么都不会连洗菜都笨手笨脚的时候。

  时间对他是无效的,他在一切都消失的世界里孤零零地存在着。

  都说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,因为明白这一点,所以我不敢妄自揣测周含章心里的想法,毕竟确实有那么一类人,他们热爱孤独、享受孤独,可我总觉得,就算是这样的人,偶尔也应该“下凡”来让自己的身上沾点人间烟火,不然多空虚。

  周含章站在书房门口看了我一眼,这一眼大概持续了有三五秒钟,然后他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 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,寒风已经吹得我鼻涕都快流出来了,赶紧关门,小跑着凑到了暖气片旁边。

  小时候的家里不像现在都是地暖,那会儿家家户户都是暖气片,寒冬腊月从外面回到家,第一时间就是跑过去贴在暖气片上面取暖,有一次我把脸都贴了上去,等我妈过来叫我吃饭的时候,我的脸都印了好几道痕迹上去。

  挺久没见到这样的暖气了,我贴着它坐下的时候,竟然有种回到童年的感觉。

  我拿了个垫子坐着,手搭在暖气片上,一抬头就能看见窗外的雪。

  本来吧,挺悠闲的一个欣赏雪景的夜晚,结果我看着看着脑子里忽然闪过周含章之前的话,一个激灵,冷汗瞬间就出来了。

  他说,有鬼。

  虽然明知道他在故意吓唬我,但我显然真的被吓到了。

  从小我就害怕这些东西,鬼片是我从来不敢触碰的痛,年幼无知的时候我试图从我爸妈那里寻找安慰,问他们这世界上是不是没有鬼,然而我爸妈说:“没有人证明它们真的存在,但也没有人能证明它们不存在,我们对一切都要心存敬畏。”

  行,敬畏。

  一个个的就吓唬我吧。

  我非常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周含章吓唬我的话,然后在这个美好的夜晚,整个人都精神错乱了。

  我没心思再欣赏雪景了,再漂亮也安抚不了我受到了惊吓的灵魂。

  没出息的我火速钻进被窝,在别人家留宿,还是周含章这么龟毛的一个人,我没脱衣服,直接穿着我的毛衣上了床。

  被子还挺厚实,厚实且软,我把自己裹进去,脑袋都蒙了起来。

  很快,我开始呼吸不畅,当然,呼吸不畅不是因为真的撞了鬼,而是因为被窝里面不透风,我把自己闷着了。

  机智如我,找到被子的边缘,只露出鼻孔,其他地方依旧藏在被子里,这姿势虽然诡异滑稽,但好歹能让我稍微安心一点。

  我这人,困意说来就来,在我迷迷糊糊睡着之前还在想:这房间真不像是好久没人住的样子。

  之后我就不敢再多想了,因为凭借我的文学造诣,能脑补出一部鬼片来。

  我就这么一觉睡到半夜,事实上我更希望我睁眼时已经日上三竿,只不过事与愿违,我醒来的时候才半夜两点多。

  懊恼,非常懊恼。

  我在被窝里翻了个身,尿意袭来让人痛苦不堪。

  俗话说得好,人有三急,唯有爱与尿意憋不住。

  我打了个滚,烦得不行,对于此时的我来说,觉得被窝外面全是鬼。

  继续憋着?还是冒死出去一尿?

  我倒是想继续憋着,可我憋不住啊!

  为了不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,我最后还是掀开被子下床了。

  我对自己说:白未,你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,你阳气十足,鬼见愁!

  我心里念着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脑子里想着慈祥又金光闪闪的弥勒佛,就这样,硬着头皮走出了卧房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每一间房都有独立卫生间,但我住进去的时候周含章没告诉我,我还以为只有书房有,于是,深更半夜我嘴里念念有词地闷头跑向了书房。

  我穿着毛衣在雪地里狂奔,然后就被一把抓住了。

  被抓住手腕的一瞬间,我差点儿吓死过去,直接脚底一滑跌坐在雪里。

  不过好在,我不是一个人跌倒的,那个吓唬我的家伙也被我一起带着倒下了。

  我摔得疼,但没心思想那么多,只觉得自己撞了鬼,一命呜呼了。

  没想到,我还没回过魂就听见周含章在一边说:“你大晚上瞎折腾什么呢?”

  我转头看过去,发现刚刚吓得我魂都要没了的人不是鬼,竟然是周含章。

  “周老师?你大晚上不睡觉在外面晃什么?”我真气急了,抓起一把雪就扬向了他,“你这是谋杀!谋杀知道吗?”
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yinduzhixing.com